<address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/dfn></address>

    <sub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var></sub>
      <sub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/var></sub>
      <address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/va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1fht5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dfn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dfn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ins id="1fht5"></ins></dfn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var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ins id="1fht5"></ins></dfn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var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攻略极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1461章 我是开国土鳖(二十九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攻略极品正文卷第1461章我是开国土鳖这话说得,好有道理,王家家主竟有种无力反驳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等,不对啊,怎么能有道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凭啥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说凭啥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凭人家陈家是世家,陈世良辱骂王二娘有失君子之风,可说到底,也是世家之间的内部矛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家可以借此发难,甚至要求陈家道歉、并予以赔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“秦猛”就不能出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他不是世家,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,他若对陈世良出手,那么他得罪的就不只是一个陈家,而是整个世家集团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家家主怕孙女婿再搞不懂事情的严重性,就把这些话掰开了、揉碎了,一点点的讲给安妮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,安妮听完这些,却还是顶着一张不服的脸,“陈世良是世家,我娘子也是世家女,还是甲等世家琅琊王氏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安妮说出这话,王家家主和王二娘齐齐变了脸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也是王家不愿意公开向陈家发难的一个原因,王二娘嫁了人,她就不再是世家这个圈子里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按照世家的规矩,氏族与庶族通婚,就是自甘下贱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二娘脸上浮现出委屈的神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眼眶微酸,眼泪差点儿就掉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嫁夫从夫,不管她曾经的出身是怎样的高贵,只要嫁入了寒门,那么她也就成了寒门,而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世家贵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而且,我也没有跟世家为敌啊。我当时说得很清楚,我崇敬真正的世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安妮仿佛没有看到祖孙两个的表情变化,继续梗着脖子说道,“比如咱们王家,当年的先祖是何等的文韬武略、绝世伟才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子每次听您提起文烈公的种种,就有种恨不逢时的感觉。哪怕让小子早出生几百年,好歹亲眼见识一下这位世家贵公子的绝代风仪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安妮说着说着,脸上又禁不住露出向往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模样,就像一个谈论偶像的脑残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得不说,没人不喜欢听好话,尤其是那种发自肺腑的称颂,更是让人身心愉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家主刚才还在恼怒“秦野猪”哪壶不开提哪壶,但此刻,却有种老怀甚慰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错,这小子果然有眼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还有其他几位著姓的先祖,各个也都是当时俊彦,也正是他们的文治国、武安邦,才造就了世家的传世美名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安妮无比虔诚的说着,在她口中,就没有对世家的丁点儿不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家家主欣慰的同时,不禁有些疑惑:小野猪这不说得挺好的吗,哪里有半点“与世家为敌”的意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难道传言有误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思及此,王家家主沉声吩咐道,“你把整件事,从头到尾给我好好说一遍,不要漏掉一个字、一个细节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是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安妮仿佛不明白王家家主的意思,但还是乖乖的应了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,她就开始细无巨细的说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到精彩处时,她甚至来了个现场重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骂人的语气,内容,乃至众人的反应,她全都如实的还原了一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安妮在人前也不忘夸奖王家,还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,王家家主和王二娘都觉得心里舒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尤其是王家家主,更是暗地里连连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对啊对啊,他们王家自先祖起,就是这般惊才绝艳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家历经千年不倒,更是因为族中精英不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陈家,也确实不堪。特娘的,十几个人,别说打过“秦猛”一个人了,连一盏茶的功夫都撑不住,眨眼功夫就都被放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样的人,除了一个姓氏,特娘的还剩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样的家族,又有什么希望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管是之前收到的消息,还是刚刚亲戚跑来质问,他们都没有详细的说明整件事,只是来了句“秦野猪把人家陈家太夫人的寿宴给拱了,当众殴打了陈世良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家家主这才生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听完安妮的仔细叙述,王家家主反倒松了口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便宜孙女婿从头到尾都没有针对世家,相反,人家很崇敬世家,只是有似陈家、陈世良这般不肖后人,给先祖、世家抹了黑,这才被人羞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且,“秦猛”说的很对啊,就算失礼,也是陈家先失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试问天下哪个有教养的人,会在人家大喜之日给人家添堵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做了初一,难道就不许别人做十五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安妮感受到王家老爷子的情绪变化,又道,“陈世良是世家子,我娘子也是世家女。她虽嫁入寒门,但她依然姓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安妮冷哼一声,“那些人不是不问缘由、只问姓氏吗,那就该真正的‘唯姓氏论’。似什么嫁夫从夫的狗屁规矩,在姓氏面前又算得了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只要我娘子姓王,她就是可以蔑视陈世良的世家贵女!哼,陈家也不过是个二三百年的小世家,哪来得底气跟我娘子相提并论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话,有点儿像歪理啊,可又有几分道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对啊,似陈家这样只剩下“姓氏”的人家,不就是整天把姓氏挂在嘴边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他们眼里,礼法、规矩,远不如“姓氏”来得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既是如此,那他们一个末等小世家却敢辱骂甲等世家贵女,那就是僭越,就违反了世家之间的潜规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己都“违约”了,那就更不能怪别人打上门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吧,就算不提这些姓氏、礼法。我是个大老粗,我也不懂那些,但我只知道一个道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娘子,谁特么都不能欺负。那些王八蛋,可以骂我粗鄙、鲁莽,却不能因此而羞辱我的娘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贼娘的,我就是个**、军汉,谁特么要是敢欺负我的家人,我就打得他满地找牙。这话,就是上了朝堂,我也敢这么说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麻蛋,老子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,跟着先帝、圣人打江山,为的是什么?还不是为了有个好日子,为了有能力保护、照顾家里人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娘子被人欺负了,我要是连个屁都不放,我特么也别当男人了,直接涂脂抹粉、换上襦裙,学着陈世良那些人当个‘伪娘’算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安妮的这番话,充满了各种粗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家家主和王二娘却没有皱眉头,更没有想着规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尤其是王二娘,她心中甚至生出了些许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被人这般全心全意保护的感觉真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一刹那,王二娘甚至有种“为了自己,丈夫敢与全世界为敌”的错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得夫如此,妻复何求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了这样的真心,“秦猛”的那些缺点,似乎都不重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又浑说,这些话,当着我和阿翁的面说说也就罢了,可不敢在人前胡说!”王二娘的心被融化了,娇嗔的骂了丈夫一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安妮摸着头,憨憨的笑着,却没有说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她早已决定,待有人在朝堂上弹劾的时候,她就会把这些话再在朝堂上来一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别的,旁人怕丢脸,她不怕,谁让她是不懂规矩、不知礼数的土鳖?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ack to Top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心彩票平台代理_开心彩票网手机版_开心彩票下载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