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/dfn></address>

    <sub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var></sub>
      <sub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/var></sub>
      <address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/va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1fht5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dfn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dfn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ins id="1fht5"></ins></dfn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var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ins id="1fht5"></ins></dfn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var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都市狂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两千三百一十四章 摆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整个利生,这个东海市的顶级公司,表面上看起来,还算安稳,可是就在今天,就在现在,内部却已经发生了些许动荡普通的员工,人心惶惶而那些挑事的害群之马,脸上却没有丝毫成功的喜悦,反而满是挣扎显然,他们根本不愿意上跟姜经业那个嫌犯拴在同一根绳上可是现在,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,上了贼船,根本无法下去他们心中十分明白,自己这些人的行为,不仅根本动不了利生的根本,而且事后肯定会被利生集团当做叛徒一样踢出但是没有办法,手握着他们把柄的姜经业要乱来,他们只得听命如果不听命,他们的下场,很可能是家庭溃散、甚至走近牢狱因此两害相权,他们只能取其轻同时,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,都已经在考虑起了退路,考虑起被利生踢出去之后,自己该何去何从可就在这时,一个个来自他们他们家庭的电话,忽然响起“爸,刚才家里来了一群人,说是那个叫姜经业的嫌犯的仇人,提醒您跟他划清界限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亲爱的,即便已经跟那逃犯上了贼船,现在下来还来得及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儿子,工作丢了没事,别把自己弄清楚,我和你爸岁数大了,经不起这折腾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一个个来自总裁办由融清雅亲手签发的承诺书,被接连递到了他们手中“只要各位立即收手,之前所有事情,公司都能从轻发落,只要不违法,公司保全个人名誉,不对外公布此事,并且给予一个月寻找下家的时间”东海边陲,姜经业所在的小旅馆之中“先生情况怎么样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了眼时间,姜经业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“一切都在按照我们的预计行事,现在的利生集团,已经开始乱了起来,只要等记者一到,把事情闹大,至少我们对先生那边,就好交待了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错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经业冷笑,随手将手机点开,“我倒要看看,融清雅和那姓墨的,现在还能怎么办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着,他的手机已经拨通,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“融总,现在情况怎么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利生之中,是不是已经乱成一锅粥了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回应他的,却依旧是程嘉言的录音“姜经业坏事做尽,我祝你全家死光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姓融的,都特么这个时候了,你还跟我装什么高冷镇定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经业只觉得自己是拳头打在了棉花上,瞬间憋出了火气,“你信不信,用不了的多久,你的利生集团,就会成为整个东海甚至整个华夏的笑话,到时候,我看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么镇定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姜经业你坏事做尽,我祝你死全家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特么才死全家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经业继续吼道,“姓融的,我给你个机会,现在立即放下你那看似高贵的姿态求我、求我手下留情,要是能求的让我高兴,我可以答应,放过你、放过”“姜经业你坏事做尽”“你特么给我等着,老子马上就让你后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经业骂完,再度摁掉手机,心中却满是窝火,在也忍不住狠狠一脚掀翻了身前的茶几“姜总息怒姜总息怒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秘书再度安慰起来“息怒个屁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经业吼道,“立即让利生那边,加快速度,我要跑在最短的时间内,看到利生集团的负面新闻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是是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秘书秘书立即拿起手机,可是仅仅下一刻,脸色便忽然一变,“姜总,有人退群了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退群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经业一愣,“他们什么意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难道是忍不住内心的煎熬,不准备跟替老子干事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谁退了立即给我告诉他,立即给我进来,否则的话”“可是已经退了十几个了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经业脸色陡变,“怎么那么多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而且数量还在增加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该死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经业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,“怎么会这样,立即给我问问,到底怎么”“他们好像商议好了一样,退了之后,直接把我拉黑了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拉黑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些混蛋,到底想干什么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姜总,已经退走了一半了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秘书一脸无奈,“看样子,很有可能,是利生集团内部,发生了什么事情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立即给我问,问清楚,这利生内部,到底怎么回事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问了,但是没有人搭理我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混蛋、叛徒、一群没用的东西啊”姜经业根本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,不停的对着身旁的东西狠狠踹去,“立即给我查,一定要给我查出原因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是是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秘书立即忙碌起来“快点,我要知道结果、结果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了有了,我拉了一个还没退群的问了,他正在输入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秘书立即应道“看到一个字给我读一个字,我在最短时间内,知道结果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说有几个大汉找到了他家里,说了您的事,让他家人出面劝他收手并且跟您划清界限,他不敢反抗,只得同意,而且据说其他人的情况,也是这样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秘书一边看着手机中不断跳出的字,一边开口“而且融清雅亲自签了承诺书,人手一份,送到了他们手中,说只要他们收手,集团从轻发落,并且给一个月寻找下家的机会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混蛋怎么可能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经业脸上,满是浓浓的难以置信“那么多人,而且之前的利生,分明已经一片动乱,融清雅怎么可能这么快便知道谁是我们的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怎么能这么快就把那些家伙的家里人全部找到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其实也不用全部,只要有大部分人被稳住,剩下那小部分自然也就”“要你说,这老子也知道,但那也不是一笔小数字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经业喝道,“立即给我弄清楚,究竟是怎么回事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秘书想了想“姜总,依属下只见,他们这么快弄到清楚了人员,必定是有了详细的名单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说章白枫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经业瞬间恍然大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ack to Top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心彩票平台代理_开心彩票网手机版_开心彩票下载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