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/dfn></address>

    <sub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var></sub>
      <sub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/var></sub>
      <address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/va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1fht5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dfn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dfn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ins id="1fht5"></ins></dfn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var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ins id="1fht5"></ins></dfn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1fht5"><dfn id="1fht5"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fht5"><var id="1fht5"><output id="1fht5"></output></var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逆流纯金年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九百七十五章 大排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九百七十五章大排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社区书记在当地可以说是一个大富豪,有家族产业,同时又占据着社区书记的位子,有钱有势,当了有七八年社区书记了,聚敛了大量财富,有许多村民对他不满,可是社区书记财大气粗,又有着关系,甚至与当地的流氓地痞相互勾结,村民们敢怒而不敢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在此之前,有人找到他,答应给他一定的好处,让他不要配合方仁正与老王二人的拆迁工作,因而他面对老王与方仁正时态度非常冷淡,不仅仅是老王与方仁正没给他好处的问题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故意不配合方仁正与老王二人,以此逼迫老王与方仁正二人退出,假如上面往下压这事,他就暗中鼓动村民搞事情,让上面也没有办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想法很巧妙,说实在的,这种地头蛇的能量可是不小,有时候上面也是没办法。说起来,上面还是很重视这个事情的,一是棚户区改造工作是市政府的重点工程,二是黄河公司也参与此事了,老王与方仁正二人的实力也不容小觑,尽快把工作开展起来,也是市政府的要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一级压一级后,到了街道办和社区这里,就成了肠梗阻了,推不动了,街道办的领导也不想搞这样的事情,既然上面说是让开发商负责此事,那就让开发商去搞是了,他们不想多参与,最多是配合,因而弄到最后,事情就摆在这儿,成了一个难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也是很多开发商不愿意参与这件事的原因,如果想尽快完成拆迁,开发商不得已可能就得借助于其他手段,而这样的手段很可能就会不合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方仁正不想用不合法的手段搞事情,他考虑了,只要他们给以村民合理的拆迁条件,这件事完全是可以搞的成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有社区书记从中作梗,这件事就不好办成,没办法,只有让社区书记尝到一点苦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过了有几天,陆清平搜集到了一大堆的材料,这个社区书记平时太猖狂了,告他的人可是不少,简直是随便抓一把,都是一地的鸡毛,然而就是这样的人,因为手眼通天,导致他一直安坐社区书记的宝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王在粤州呆了快一个月了,跟他说要回去,他不能老呆在这儿,得回去处理事情。方仁正就不让他走,说道:“王总,你要是这么说,那我也走了,我在京城也有事情需要处理呢,现在这个项目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,你要是一走,那就不好办了,我们哥俩再在这儿呆上半个月,如果半个月还搞不定这事,我们都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方仁正要拉着老王跟他一起搞这个事情,不然老王一走,他自己呆在这里,明显力度不够,他不能让老王当甩手掌柜,必须要把他给留下来不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王没有办法,只好继续留下来。看了看他,方仁正道:“老哥,是不是觉得呆在宾馆里有些闷,要不我们晚上出去遛遛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王看了他一眼道:“去哪儿遛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方仁正道:“哪儿都行,出去吃大排档怎么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时粤州的街头出现了很多大排档,都是普通市民喜欢去的地方,而他们俩人都是大富豪,去那个地方,有些跌份啊。老王听了,蹙眉道:“老弟,那个地方不卫生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方仁正道:“老哥,你小时候吃过苦没有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王道:“吃过,我年龄比你大这么大,怎么没吃过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方仁正道:“我家是农村的,我也吃过,虽然没饿过肚子,可是小时候吃的东西也不怎么好,那个时候还讲什么卫生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王笑了,道:“此一时,彼一时,这不一样啊,现在我们还是要讲卫生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方仁正笑道:“老哥,你是不是怕死?不讲卫生也死不了人的,走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方仁正非要老王跟他出去吃大排档,老王还是不大情愿,他觉得自己作为这么大的腕,居然去吃大排档,这要是传出去,会让同行笑话,作为一个平时关注于小目标的人,他不应该去那种地方消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方仁正非要让他去,最后只能去了。方仁正带着他两人一起出去,也没带其他陪同人员,老王要带着助理,方仁正就让他不要带,如果带了,反而引人注目,让别人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王想想也是这个道理,二人就一起去了附近的街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粤州的街景非常不错,作为一线大城市,其繁华程度是一般城市所不能比拟的,老王与方仁正两人走在这街头巷尾时,就感到浑身的不自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为什么呢,老王平时是喜欢前呼后拥的人,现在突然一个人走在街头,旁边虽然跟着方仁正,可是方仁正又不是他的手下,他就感到有点不舒服,这人哪,如果习惯于别人为他服务了,突然之间有一天,没人给他提供服务了,他就不知道如何适应环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王左顾右盼的,心里非常不自在,而方仁正呢,则是淡定自若,他觉得无论有人没人服务,都是一个样子,而且他觉得如果是自己一个人逛街,更让人感到自由自在,如果身边带着一群人,那不叫逛街,那叫哗众取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穿过几条街,就看到前面有好几个大排档,坐满了人,非常热闹。方仁正就说,就在这里吃,人多热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王看了,又蹙了蹙眉头,不想去。方仁正就拉着他走了过去,然后坐到一张桌子面前。谁知道刚要坐下,突然有几个年轻人冲了过来,抢了他们的位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几个年轻人理会都没有理会他们,方仁正扫了他们一眼,发现这几个年轻人,一个个打扮的跟古惑仔似的,一看就知道不是好小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王一看见,就很气愤,要发火,方仁正便忙扯了他一把道:“王哥,我们去别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给那几个年轻人让了位,方仁正就与老王向前走了走,又发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,便带着老王走过去,坐下,让老板给上啤酒和菜肴,跟老王痛痛快快地喝上几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ack to Top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心彩票平台代理_开心彩票网手机版_开心彩票下载手机版